爵士舞专题

舞剧《篱笆墙的影子》

时间:2012-10-15 10:52 作者:wdbp 点击:1605次 评论: 0
    尽管已经过去多年,枣花母女、铜锁父子,还有那个致富农民小庚的艺术形象,连同电视连续剧《篱笆·女人·狗》中的主旋律却一直在我们的记忆中挥之不去。
    舞剧《篱笆墙的影子》以中国民间舞为主要风格,通观全剧,给人印象最深的应该是“篱笆墙群舞”、“长舌妇五人舞”、“枣花与小庚双人舞”这几个舞段。“篱笆墙群舞”一开场便向我们推出了这群舞剧新人们的崭新面孔,令人耳目一新。“长舌妇五人舞”当然地使用了传统民间舞“丑婆子”(媒婆)动作中扭曲、夸张的造型和动律,然后在更加清晰的空间调度上发展变化,为全剧的严肃主题和紧张基调平添了几分难得的随意。 
    比较而言,编导为角色,更是为男女主演度身创作的五段“枣花与小庚双人舞”可谓全剧中的最大亮点和看点。演员山翀和夏小虎均表现出了较强的入戏能力,因此,在娴熟顺畅地完成各种高难托举动作之同时,他们更把如胶似漆的真情、狭路相逢的旧情、洞房花烛的激情、矛盾初发的别情和分道扬镳的绝情——这五个感情变化的高潮跳得情真意切且优美动人。这种令人心动的魅力,离不开编导为合理展开动作,恰到好处地选取了小庚这个庄稼汉的厚实胸膛作为前两段双人舞动作的起点这样一个颇具创意的高招,让我们欣赏到了一系列论力度可谓张弛有致,论速度可谓收放自如,论幅度可谓起伏跌宕,论难度可谓前所未有的双人舞,从而使得两个人的形象真正地血肉丰盈且情舞交融起来。 
    作为一部青涩之作,《篱笆墙的影子》的不足在所难免,一如少女们用纤纤手臂“编织”篱笆墙这个本属“点题”的重要编舞动机没有得到充分的展开,动作因而缺乏巧妙而充分的变化,加上队伍过于年轻稚嫩、排练明显不够苛刻等原因,致使全剧失去了这个“开门红”的舞段必须赢得的雷鸣般掌声;二如枣花的独舞相对单薄,编导在不安排任何对应的人或物,并且找不到任何展开动作的理由或“互动关系”的前提下,将如此庞大的舞台全部压给山翀这位尽管能力上乘却无奈只有娇小身躯、尽管长于表演却只能内心独白的舞者去支撑,结果造成整部舞剧的情绪张力烟消云散,情节线索不翼而飞;三如群舞调度沦为课堂的编舞练习,缺乏起码的变化和动势;四如舞段无论何种规模或样式,上下场大多缺乏精心的处理;五是文字语言的编剧与非文字语言的编导之间,缺乏令人信服的过渡与转换,结构上缺乏一目了然的交代,因而使得枣花最后冲出家门、冲出乡村的反封建主题,变得令人莫名其妙…… 
    舞剧是一门综合性的表演艺术,只有编剧、作曲、编导、表演、化妆、服装、灯光、布景的各路神人强强联手,并舍得拿出大量的时间来精心打磨,才有可能搞出一部真正的精品来。